冰球选手郑恩来:外婆郑凤荣对我说要打出中国人的精气神

60多年前,郑凤荣惊艳一跃,成为中国第一位打破世界纪录的女运动员,外国媒体把她誉为“昭示着中国体育春天来临的燕子”。

作为名门之后,郑恩来继承了体育基因,与冰球结下不解之缘,他的妹妹郑妮娜力则接过了田径的接力棒。

东京奥运会,郑妮娜力完成亮相,获得女子七项全能第十名,创造了中国选手在奥运会该项目比赛中的最好成绩。半年后的北京冬奥会,郑恩来代表中国队首次登上冬奥舞台。

对于自己的北京冬奥之旅,郑恩来说,不能把它称作成功,只能说是完成了一个阶段性的目标。

他希望4年、8年后,中国冰球还能够靠自己的实力打进冬奥赛场,带动更多的孩子热爱冰球运动。

郑恩来:我在加拿大长大,冰球在加拿大就相当于乒乓球在中国,所以加拿大的小孩基本都会去试一试,怎么打冰球,怎么滑冰。

我大概3岁开始滑,那时候也不记事,反正妈妈说我那时候对这个特别感兴趣,而且很有天赋,到了5岁,我开始打球。

从我小时候能记得住事的时候,冰球就是我的生命,就是我想做的事,是我梦想的工作。

我喜欢冰球里团队带来的感觉。大家互相配合,去达成一个目标,我朋友圈里大部分朋友是打冰球结识的。

再就是,小时候我经常在电视上看冰球比赛,好多运动员是偶像,我也想达到他们的成就,所以特别想干这行。

郑恩来:从小外公外婆那就会带着我和妹妹玩,那时候也会带着一些训练。因为他们当时都是中国国家队的顶级运动员,所以我和妹妹都有这个基因。

选择职业运动员这条路,其实我们有过一些分歧。妈妈想让我上大学,觉得上大学才会有出息,但我还是想走职业运动员这条路。

我外公总跟我说一句话:“这条路总归是你自己走。失败是你失败,成功是你成功。”最终他们尊重了我的选择。

郑恩来:19岁时,我受了一次大伤,两边胯里的韧带撕裂了,内收肌、腹肌也都撕裂了。这个伤一年多都没有康复,所以就去手术,直到现在也没有完全康复,还是有点小问题,需要小心一点。

大概有两年时间,我都没能打冰球。因为滑着滑着就疼得受不了,所以也一度想过这条路还适不适合我走,是不是该去上学或者找工作。倒不是自己不想打冰球了,是担心身体不行。

后来我就想,要不转行做冰球教练,即使不当运动员,也要在冰球这项运动里,帮助中国的孩子练习冰球。

郑恩来:我外公外婆那一代运动员,没能去奥运赛场。我和妹妹能够参加奥运,其实也有一部分代表着家庭,代表他们去参加奥运,我知道他们也很感动和高兴。

不过,能参加冬奥会,我不想说自己完全成功了,只能说是一个阶段性的目标实现。可能只是心里有些踏实了,尤其是前几年遭遇严重伤病的情况下。

这次冬奥之旅,还是有一定的遗憾,与德国那场比赛距离胜利就差一点点。虽然作为世界排名32的队伍,跟世界第一、第二、第四打成这样,成绩上还算可以了,但是作为运动员,不管跟谁打就是想赢。

郑恩来:我和外婆每天都视频通话,她倒没跟我说太多教导之类的话,都是跟我说保护好自己,别受伤,上冰把自己水平发挥出来,让大家看见中国人的精气神。

我跟妹妹交流也很多,但不会聊体育。比如最近在北京发现了一个好的餐馆,买了一个什么新东西之类的。我觉得这样挺好的,需要一个人来分散注意力。

郑恩来:最近2、3年我们没什么机会见面。因为她是夏季项目,我是冬季项目,赛季正好反过来。

记得小时候,我和妹妹一起玩标枪和跳高。因为我是哥哥,加上我觉得我的劲肯定比她大,就觉得不能输。

结果她很轻松就把标枪飞出去了,我直接扔到了地上。跳高也是她很轻松就跳过去了,我跳起来直接落到了地上(笑)。

郑恩来:目标就是代表中国队赢更多的比赛,希望我们的世界排名还能进一步提升,到了4年、8年以后,能再靠我们自己的实力参加冬奥会。

发表评论

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